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吳懟懟

在80年代,大眾電視娛樂往往來自一年一度的春節聯歡晚會。

彼時,尚還沒有綜藝節目一說。直到進入90年代后,市場經濟繁榮物質生活,休閑時間催生娛樂精神,電視機走入千家萬戶,第一批借鑒歐美及港臺綜藝的娛樂節目也就此登上舞臺。

自此,電視熒屏溢滿五光十色。

90年代:歐美港臺綜藝淘金熱

1990年4月,第一檔真正意義上的娛樂節目《正大綜藝》由央視制播,撕開了全民綜藝的一個小角。

這款綜藝的制作形式引進自臺灣的《繞著地球跑》。節目屬中央電視臺與泰國正大集團合作制作,在設計與制作方式上復制了原版節目的模式。

舶來品的第一次落地帶來了有滋有味,有聲有色的娛樂體驗。在很長一段時間,《正大綜藝》填補了90年代電視娛樂的底色,但「舶來的奇妙物語」必然會被第二個舶來品覆蓋。

七年之后,湖南臺仿照臺灣綜藝《超級星期天》和香港《綜藝60分》,推出了《快樂大本營》。

這款播出超過20年的綜藝娛樂節目,伴隨著時代發展,從1997年一直播到了2019年。幾乎每一年,快本都能被扒出零碎的抄襲現象,從游戲、歌舞、造型抄到創意,從香港、臺灣、韓國抄到日本。翻翻B站影視資料,還能聽到當年的湘妹子偶爾用一口港臺腔主持。

某種程度上來說,《快樂大本營》的屏幕折射著這些年來海內外大熱綜藝的邊邊角角。

當然,這款主打輕松、娛樂的綜藝當時播出后就成為國內現象級節目。火爆之后,市面上涌現出諸多以「快樂」為名的綜藝,如山東衛視《快樂星期天》、北京衛視《歡樂總動員》。

此時的抄襲,從基本框架、板塊設置、主持人設置到語言表達都一鍵復制。

接著,時間軸拉到1998年,這一年央視購買英國BBC博彩競猜節目《GO BINGO》版權,根據本土特色制作了《幸運52》。

這款節目將歐美盛行了數十年的競猜游戲節目搬到中國,也確實延續了在歐美的火熱。

但隨之而來的,是大量競猜、益智類節目的出現,如貴州衛視《世紀攻略》、廣東衛視《贏遍天下》、重慶衛視《魅力21》等。

也是在1998年,上海衛視播出了一檔名為《相約星期六》的婚戀節目。這款節目依然可以在臺灣綜藝《非常男女》中找到雛形,或者是在韓國綜藝《情書》中看到重影。

就在同年7月份,湖南臺也推出了婚戀節目《玫瑰之約》。一時間,婚戀節目創造了收視奇跡,這股全民相親潮也引起電視臺們的哄擁而上。至千禧年前后,國內各電視臺跟風開辦近30多檔婚戀節目。據說,僅《玫瑰之約》在90年代末就取得數百萬廣告冠名費。

至此,一條原始的抄襲鏈形成,從歐美-港臺-內地某一臺-內地諸多臺。綜藝制作人們的類型借鑒與模式復制總算是形成了一條有規可循的道路。從最初的參考、借鑒到后來的抄襲,在各個國家、地區,甚至是本土的綜藝節目中「淘金」成為常態。

毫不夸張地說,從90年代開始,幾乎每一款國產綜藝都能在世界各地找到影子。

千禧年后:百臺真人秀大賞

2000年之后,國產綜藝的潘多拉之盒已經打開,在觀眾積蓄已久的窺私欲中,真人秀及選秀節目登上時代舞臺。

那時國內的節目資源稀缺,網絡也并不發達,電視制作人和當年掘金互聯網的大咖們不謀而合,都選擇利用信息不對稱進行原始收割。

當《Survivor》從瑞典火到美國,收獲一票粉絲時,中國的電視制作人也將魯濱遜式的探險節目搬到了內地熒幕。

第一個上場的Coser是來自廣東電視臺的《生存大挑戰》節目。至今,這款節目在百度百科上還寫著:廣東電視臺自創節目《生存大挑戰》,節目于2000年6月開播,是國內首個獨立制作的真人秀節目,是我國「真人秀」節目雛形,此后,這類節目在國內被廣泛模仿和復制。

用詞還是嚴謹的,優雅地強調了「在國內被廣泛模仿和復制」,直接略過了自己對外國節目的「模仿與借鑒」。

如果說90年代的綜藝節目是在普遍無授權狀態下的自發模仿與復制,那么到了千禧年后,則是節目組頂著外方制作人的鄙夷而硬著頭皮抄襲。

是的,接下來就說到了中國偶像選秀的鼻祖節目--《超級女聲》。

在2005年,這款脫胎于《美國偶像》的選秀節目在湖南臺播出,其引領了素人唱歌選秀的熱潮。在國內爆火之后,引起了原制作公司的注意,同年,英國制作公司委托媒介公司「Fremantle Media」亞洲版權部指出《超級女聲》涉嫌侵權。

但這場指控最終因為國內尚且還沒有相關法律條文而流產。而《超級女聲》之后,《我型我秀》《加油,好男兒!》《快樂男聲》《夢想中國》等節目本著「渾水摸魚」的想法,也從選秀余溫中分了一杯羹。

到此時,綜藝版權意識開始在小范圍內萌芽。而自《超級女聲》后,國內的一些版權糾紛也逐漸浮上水面。

在2008年,湖南衛視歌唱互動節目《挑戰麥克風》被指出涉嫌抄襲英國獨立電視臺《Who Dears Sings》。

有意思的是,原制作方指出江蘇衛視的《誰敢來唱歌》才是中國唯一官方授權版本,湖南臺的《挑戰麥克風》侵權。而湖南臺總編室主任李浩在接受采訪時稱兩檔節目有很大區別,不存在抄襲,并于第二年將《挑戰麥克風》的版權外銷到泰國等地。

或許是因果循環,湖南臺與江蘇臺的版權之爭并沒就此結束。

在2009年,婚戀交友節目迎來「文藝復興」。湖南臺引進英國電視節目制作公司的《Take Me Out》,制作了大型相親交友節目《我們約會吧》。而在次年,江蘇臺也推出了從舞臺到嘉賓模式都十分相似的《非誠勿擾》,這款節目一經播出就引爆收視,從話題度到全民參與度都碾壓前者。

此時,湖南臺跳出來稱,江蘇臺不經同意對原節目進行模式再制作,侵犯版權。而江蘇衛視頗顯得理直氣壯地回應:《非誠勿擾》是原創節目。

事實上,是不是原創節目在觀眾心中自有定論,這兩家衛視相愛相殺的過往遠比此時復雜。但,即使兩大地方衛視將版權之爭擺在臺面上,這類糾紛最終都難以有一個定論。而從另一個方面來看,縱使購買版權的地方臺干掉了李鬼,卻還有王鬼、張鬼、孫鬼在蠢蠢欲動,無非是倒下一個,還有千千萬萬個站起來。

而在更早之前,一檔由北京臺引進自日本的游戲節目--《夢想成真》,申請電視節目形式專利保護被拒。

國家知識產權局有關人士表示,電視節目形式不受專利法保護,可尋求版權保護。《夢想成真》制作方隨后又尋找到北京市版權事務所,卻被告知:除節目原版名稱和圖案可以申請保護之外,其他諸如游戲方法、規則、節目形式等創意性的東西不能進行保護。

而放眼《世界知識產權條例》、《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等國家間法律協議,其對知識產品的保護對象也僅僅是限定于「以某種物質形式固定下來的」作品、「版權保護延及表達,而不延及思想、過程、操作方法或數學概念本身」。

即便現在,關于游戲、節目形式、規則等的抄襲都還沒有一個具體的解決方法。在仿制方與引進方,引進方與版權方之間,多重邏輯、利益牽扯,至今沒有一個能塵埃落定的。

2010年后:韓綜抄襲狂歡

憑借著拿來主義的「光輝偉大」,國產綜藝修修補補地走到了2010年。

比起前十年,這一時期的衛視已經有幾分收斂,懂得版權的重要性。一方面是因為購買版權意味著能獲得海外綜藝節目的所有制作細節,成品出來更有保障。另一方面,有版權做招牌,更能吸引贊助商的資金支持。同時,網民在社交平臺上對抄襲行為的聲討與扒皮也是衛視不得不考慮的問題。

因此,在2010年前后,國內幾檔較為著名的綜藝大多都是購買版權了的,如《舞動奇跡》、《中國達人秀》、《中國好聲音》《爸爸去哪兒》等。

但是此時,這些購買了版權的國產綜藝在爆火之后卻體會到了另一種苦。即本家辛辛苦苦花高價從外方手里買回版權,分流巨額廣告費,在節目制作上還要嚴格遵守他方指示,中國制作團隊對節目的把控力處于弱勢。而國內友臺卻不動聲色、不花版權成本地進行復制,并且還能根據實際情況進行本土化改編。

在這種情況下,基本上每火一檔引進類綜藝,就會有無數個同類國產綜藝跳出來。而作為「老實人」的正版引進綜藝內心能不吃檸檬么?

隨著2013年《爸爸去哪兒》的大火,國內綜藝制作人的眼光出奇一致地瞄向了韓國綜藝。要么買版權,要么赤手空拳地進行復制。

總之,在2013年之后,國內綜藝幾乎是將「眼珠子」掛在韓綜身上,根據微博網友整理的調色盤,截止2018年7月,總共有80個綜藝引進或抄襲了韓國綜藝,其中有48個綜藝沒有購買版權。

2014年,湖南衛視《花兒與少年》抄襲TVM《花樣系列》。

2015年,東方衛視《極限挑戰》、浙江衛視《挑戰者聯盟》抄襲MBC《無限挑戰》,國內購買版權的是央視《了不起的挑戰》。湖南衛視《偶像來了》抄襲SBS《英雄豪杰》。

2016年,湖南衛視《我想和你唱》抄襲SBS《Fantastic Duo》,東方衛視《四大名助》抄襲KBS《你好》,東方衛視《加油美少女》抄襲《Produce101》。

2017年,湖南衛視《親愛的客棧》、東方衛視《青春旅社》抄襲JTBC《孝利家民宿》。湖南衛視《中餐廳》抄襲TVM《尹食堂》,《向往的生活》抄襲TVM《三時三餐》。

2018年,湖南衛視《我家那小子》抄襲SBS《我家的熊孩子》,網綜《偶像練習生》抄襲《Produce101》第二季。網綜《杯酒人生》抄襲TVN《人生酒館》。網綜《幸福三重奏》抄襲TVN《新婚日記》。

2019年,網綜《我和我的經紀人》抄襲MBC《全知干預視角》。東方衛視《極限挑戰》第五季開場抄襲SBS《RM》。

……

到目前為止,播出后反響較好的綜藝基本都續訂了第二季、第三季。而隨著綜N代的上場,部分綜藝制作人開始「集思廣益」,從韓綜抄到日綜,從一檔綜藝抄到兩檔甚至三檔。

如此一來,跨界抄襲現象誕生。兩個完全不同類型、不同主題的綜藝之間也產生了創意點、場景布置、鏡頭等的抄襲現象。

甚至,連某些購買了版權的綜藝在做到了綜N代之后,也開始東一榔頭西一棒槌地拼貼創意點。

如《爸爸去哪兒》因搬運《新西游記》的游戲創意而被韓粉貼出,《跑男》復制《關八編年史》游戲創意被粉絲噴是一檔「抄襲百家創意的辣雞節目」。

到近幾年,國綜抄襲已經不必等到韓綜完全播完。在外網上線幾期后,國內的節目制作團隊就已經能著手本土化改編了。

今年4月,韓網一檔《新職員誕生記:好人》上線不到一個月,就傳出消息稱,湖南衛視請求中國政法大學支持拍攝《新人的誕生》。

2019年:環境不好限定論?

實際上,隨著媒介技術的更迭,早年的信息差隨著互聯網技術的普及漸漸被抹去。

而在信息高速流通的當代,抄襲就如同是禿子頭上的虱子,顯而易見。在這種情況下,國綜仍舊保持如此高產的搬運頻率也不僅僅是因為心理素質優秀,其實也還有著窘迫的「現實原因」。

從資本回報比角度來說,抄襲綜藝往往成本低、效果好。并且,當今綜藝環境里,正版節目的權利往往無法得到有效保護。因此,無論是視頻平臺還是電視臺都不會愿意用高成本去挑戰一個未知回報。

拿當年購買了《The Voice》版權的《中國好聲音》來說,盲聽、轉椅應該能算是《中國好聲音》的關鍵表達元素。但自從節目火爆之后,各大電視臺都開始盲聽、轉椅。而《中國好聲音》作為版權引進方,面對一個跟進者尚能維權,但面對一片跟進者只能束手無策。

而另一方面,國內的綜藝制作人普遍反映「原創綜藝始終面臨著師出無名的困境」。河豚影視檔案曾解釋為什么原創綜藝難以出圈: 在綜藝節目制作人帶著原創方案去向平臺提案時,總是被問「對標的是什么模式」「有沒有海外成功案例」。最終,常因為「招商上沒有安全感」而被直接斃掉。

綜合來看,國內綜藝抄襲理由逃不過兩點,一是抄襲省時省力省錢,二是原創費心費勁費口水。

無非是制作團隊甩鍋國產綜藝環境不好,稱是平臺方、品牌方太過強調對標模式;而平臺方、品牌方則甩鍋資本寒冬,稱在廣告預算整體縮減的情況下,只有經過海外驗證的模式才能帶來安全感。

鍋甩來甩去,都甩給了大環境。

深究起來,大環境何嘗不能甩鍋: 自己沒能力就說沒能力,怎么你到哪兒,哪兒都大環境不好,你是破壞大環境的人啊。

更多精彩內容,關注鈦媒體微信號(ID:taimeiti),或者下載鈦媒體App

本文系作者 吳懟懟 授權鈦媒體發表,并經鈦媒體編輯,轉載請注明出處、作者和本文鏈接
娛樂|- 影視吧|- 版權|- 投稿|-
分享到:
10

第一時間獲取TMT行業新鮮資訊和深度商業分析,請在微信公眾賬號中搜索「鈦媒體」或者「taimeiti」,或用手機掃描左方二維碼,即可獲得鈦媒體每日精華內容推送和最優搜索體驗,并參與編輯活動。

吳懟懟
吳懟懟

科技專欄作者,專注文娛和互聯網個性解讀

評論(3

Oh! no

您是否確認要刪除該條評論嗎?

吳懟懟 吳懟懟 發表于  2019-06-11 12:10
10 3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娱乐菠菜手机客户端 湟中县| 资讯| 南岸区| 丹巴县| 宜都市| 三原县| 静乐县| 镇原县| 蒙阴县| 榕江县| 日土县| 邢台市| 武宁县| 曲松县| 石柱| 旺苍县| 锡林郭勒盟| 咸宁市| 崇信县| 金沙县| 高安市| 天全县| 察哈| 油尖旺区| 罗平县| 海宁市| 高淳县| 南通市| 射阳县| 平安县| 松江区| 威信县| 乐都县| 汤阴县| 双峰县| 辛集市| 普格县| 南澳县|